您好,欢迎莅临四川省中国青年旅行社有限公司-酷驴网官网,我们全程会以最好的服务态度,和责任心,真诚为您服务,更有惊喜特价产品不断放送,敬请期待!! 登录|注册

主页>旅游攻略>老挝:去过一下暴发户的瘾

老挝:去过一下暴发户的瘾

来源:人民网  更新日期:2008-10-31
老挝:去过一下暴发户的瘾 我在琅勃拉邦换了1000人民币的基普,立马就成了拥有124万元的大富婆。接下来的三天里,吃饭都挑最贵套餐的我,只要一有空就在街上乱晃买东西,更大方地请和我同住的日本女孩子喝东西,请到后来她已经受不了来求我不要让她感

  我在琅勃拉邦换了1000人民币的基普,立马就成了拥有124万元的大富婆。接下来的三天里,吃饭都挑最贵套餐的我,只要一有空就在街上乱晃买东西,更大方地请和我同住的日本女孩子喝东西,请到后来她已经受不了来求我不要让她感觉欠了我很多,更不要说我怕麻烦直接在旅行社买的那张足足比在车站买贵了7万基普的车票了。就这样,当我来到中老边境的磨憨时,手上的所剩基普还换回了50元人民币。

  盂兰节到万象

  结束了越南的十五天穿越后我犹豫了很久———到底要不要一个人走老挝?我发了一个短信给婕,她一周前刚一个人走完老挝。一会回音来了:“老挝很安全,路上很多单身背包客,你很容易就会找到伴。”收到短信后,我很快就订下了从西贡飞万象的机票。

  我记得很清楚,那天是八月十四日,农历七月十五(盂兰节)的前一天。

  在越南机场,一个鸡肉三明治和一杯咖啡花掉了我最后10万越南盾。在候机室里,旁边有个男人主动搭讪,知道我是一个人去万象旅游,他说他是万象人,刚从巴黎旅行回来,等下可以用车送我到万象市区找旅馆。边说边顺手递过来一片润喉糖,我想也不想就丢进了嘴巴里,过后却又担心起来———不会有迷药吧?

  飞机从西贡起飞后没多久,就降落在金边,上了很多乘客。在东南亚飞行,常常遇到不稳定气流,但是穿过云层之后,又会看到很壮丽的云海。我是一个很容易就被美景感动的人,特别是一个人的时候,看着那波澜壮阔的云海,鼻子就酸酸地掉下两滴眼泪来。

  万象实在是个很特别的城市,尤其是从高空看下去。几乎见不到任何建筑的影子,除了丛林便是湖泊,我开始还疑惑飞机是不是飞错地方了。

  在海关处耽搁一小会,原先说要载我去市区的那个男人就走了,大约后来他也是觉得我有戒心,无谓碰钉子吧。我在机场付了6美元的出租车费后,暗骂自己是个傻瓜。

  还好随即在出租车上所见到的傍晚万象的美丽景色,很快就冲淡了我对那6美元的肉痛感。一出机场,一座雄伟的庙宇就出现在眼前,夕阳照在庙顶金色的琉璃瓦上,映衬着还湛蓝的天空,一时激动得无语。

  司机挺好人的,知道我是中国人,一下子就把我载到了中国城里面。由于是一个人,心理价位比较低,走了三四家才最终敲定一个10美元一晚的。到房间一看,有点失望,很残破,没电视没空调,比起在越南住的条件,同样价格差了十万八千里。所幸的是有个大大的窗户,在窗口站了一站,天已经快黑了,圆滚滚的农历七月十五的月亮已经升起来了,正对着我的床。

  一个人百无聊赖地出门吃晚饭,这个城市到处都空无一人,特别是晚上。极没有方向感的我,一出门就走错了方向,差不多一公里路出去才觉得不对。折回头问清楚了,这才走到背包客们集中的地头来,酒吧里的喧嚣多少找回了一点在人间的感觉。在网吧打了个长途电话回国,又上了一下网,一分钟150基普,很多老外都是直接用SKYPE和朋友通话,甚至是预订别处的房间。

  不知道吃什么好,想着今晚还是不要在街上乱晃了,于是买了瓶酸奶早早回到旅馆。洗洗睡下,突然发现床头正对着面有镜子的衣柜,心里觉得很不吉利,爬起来哗啦一下把窗帘扯了下来,把柜子整个蒙住,这才放心躺下。睡前胡思乱想了一阵,想起一个月前自己就曾经担心过盂兰节在哪里过,是不是一个人,可是怎么也没想到会是在这样的地方这样的情状。自己笑了一笑,沉沉睡去。

  遇到一个美国人

  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,自己还在床上,没有被搬移到不知名的地方,房间里也没有任何异状,唯一不同的是四肢上多了很多红色的斑点———当然,窗子大开,窗帘又没了,还不出来饱餐一顿的蚊子就是笨蛋。

  打好包搬到楼下,出门找一个好一点的旅馆。昨天就想住LP上推荐的Joe Guesthouse,但是司机说这两天湄公河涨水,那间旅馆就在河边,他的车过不去。按照LP上的地图找到河边,真的,水好大,很多临河的店面都堆上了挡水的沙包。

  Joe Guesthouse的房间简简单单,但是很干净。这个季节人少,我很容易就挑了一个带临街窗的房间,而且只要6.5美元。LP上说这里最适合女性单身旅行者,看了一眼门口出租的自行车,果然都是淑女款的,当下就租好了一辆,借了张地图,一路往早市去。路上经过邮局,想寄张明信片回去,邮局竟然没有卖的,以至于后来我也忘了这回事。

  早市一边是卖家用电器的,一边是卖银器布料的。由于当时还不是很清楚这些东西的价格,就小买了一点。后来发现这些东西在万象买是最便宜的,到琅勃拉邦反而贵了,早市其实就有点像广州的海珠批发市场。旁边新开的Shopping Mall,东西其实和老市场差不多,但是因为铺租比较贵,所以不大能讲下价来。

  从早市回来,回到前一晚住的旅馆去取我的行李。接待处有个外国人正在费力地和不会说英语的小前台沟通,看见我他好像松了口气,问我在这里住一晚是多少钱以及我是从哪里来的。一听说我是中国人,他居然挤出两句中文来,吓了我一跳。后来才知道,原来是个在香港教小学生英文的美国人。如此一来,我们很容易就搭成了伴儿。他说他叫马克,在中国的属相中是猴,自己很为此得意,是半个中国通。

  有了伴,去景点就比较好玩一点。那天下午,我们骑自行车去了万象最著名的塔峦寺和凯旋门,一路上,我教他中文,他教我英文,马克很反对景点中收大门票和小门票的规矩,他说这是他的“pet peeve”(生活习惯上的小毛病)。

  晚上,我的思乡病犯了,除了川菜不想吃任何东西。于是就拉着马克去我之前看到的一家四川酒楼,原以为味道会像从前听说的那些在外国的中国菜一样糟糕,没想到还不错,马克也吃得津津有味。饭后我们还去了背包客们最爱的khop chai deu餐厅喝了杯lao啤酒。我告诉马克,我已经买了第二天去万荣的车票,我问他怎么计划,他带着美国人一贯的无所谓态度耸耸肩:“还没决定,可能在万象多呆一天。”

  像阳朔又不像阳朔

  在Joe Guesthouse那一晚睡得很舒服,窗子虽然开着,但是有纱窗,没有再受蚊子的骚扰。

  一早马克来找我吃早饭,并且告诉我:“Dorothy,我决定今天也去万荣了。”但到了车站才发现,我们买的不是同一家公司的车票。不过后来在万荣我们还是惊奇地相遇了,但那是另外一个故事。

  同车的人里有好几个都是前一晚住在Joe Guest-house的。其中一个———我现在已经忘了他的名字———看着我说:“你是我遇到的第一个中国背包客。”他甚至没加上“女性”这个前缀。我笑着:“是吗?你以后会遇到更多的。”我心下暗想,你老兄恐怕是出来的少,现在大把国内的背包客在周游世界啦。

  万荣是一个不被国内背包客看好的地方,因为大多数人会觉得这里太像阳朔了。但我个人觉得,山水的确是有重复的地方,但人不一样,吃的东西不一样,所以还是能感受到不一样的风情。就好像到万荣的第一天晚上,我看见白天玩水玩累了的那些外国人,都躺在万荣的电影院(其实白天是餐厅,有几台电视机,没有桌椅,都是用的木床,床上放一个小桌子)里,看不知道多少年的《老友记》的时候,我就觉得这里和阳朔还是很不一样的。LP里也提到了这一著名的消遣方式,看书的时候我还不明白为什么偏偏是《老友记》。去到才发现所有这样的电影院里真的全都是在放《老友记》,看的人(有可能他们都已经看过很多遍了)还都全神贯注,时不时发出哈哈大笑。除了玩水还是玩水

  万荣没有什么人文景点,要么就是骑自行车把周围的山水田埂转上一圈,像我们通常在阳朔一样。我选择了玩水,就在镇上一家看起来门面挺大的旅行社,报了个一天游项目,包括探洞和轮胎漂流,有点小贵,18美元,因为我是一个人。不过考虑不用额外支付其他费用(山洞的门票、轮胎的租费、午饭),我也就咬咬牙交了。

  一大早先一个人跑去河边一家高档酒店,享受一顿对着山和水的二十元啥都有的早餐,然后跑回旅行社等车。推销这个项目给我的小伙子看见我很惊讶,因为说好了是到了时间叫车上旅馆接我。他自己回头看了看钟说:“天啊,原来我的钟停了!”

  坐上双条,一路颠簸得不行地来到探洞的地方。车上坐了一家子法国人、一对法国情侣、一双韩国姐妹、一个瑞士的单身男,还有就是我。

  前一天下过雨,河水涨得几乎把洞口淹了,我们谁也不相信大家要从那样小的一个缝隙钻进去。导游见怪不怪,抛下五个轮胎就叫我们坐上去,然后抓着一根绳子,慢慢钻到洞里。韩国姐姐一马当先地进去了,我那小小的荣誉感立刻被激发了———虽然我不会游泳,但是怎么也不能比韩国人差———所以我赶着第二个就往里钻。

  洞里到处都是奇形怪状的石头,洞顶离头顶只有一两厘米的距离,不小心就会撞上。平常看洞,都是离得远远的,这会头都顶上钟乳石了,还能摸一摸它们,那感觉真特别。惟独身下的水是漆黑的,看多了恐怖片的我,老觉得水里会有什么怪物冷不丁冲出来。

  我们五个就像是牵在一根绳上的蚂蚱,我回头看了看法国妹妹,惊异地发现她在漆黑的洞里还戴着太阳镜。我问她为什么,她愣了一下才意识到自己戴着眼镜。原来她的头灯不亮,以至于忘了自己是戴着太阳镜进来的,还以为就应该这样伸手不见五指。几个人被这戏剧性的一幕闹得哈哈大笑。

  从洞里出来,就到了午饭时间。导游去做饭,我们五个就坐在轮胎上闲聊。这时候越来越多的人都来到了水池边,等着排队进洞。不知道是不是人太挤,一个秃顶的外国男人还在洞里撞破了头。

  午饭是简单的米饭和蔬菜鸡肉的串烧,吃完我们就出发去漂流。南康河水流不算急,所以大多数时候只是坐在轮胎上,随着河水把你带向前方,偶尔用手调整一下方向,保持自己在河中间。当要在河边的酒吧小憩的时候,只要招呼一下,酒吧里就有人冲你抛出样东西,有时候是装了沙的矿泉水瓶,有时候是木棍,另外那头系着绳子。你只要抓住那个东西,就有人用力把你扯到岸边。酒吧里除了喝酒,还可以玩高空跳水游戏。有一定的危险性,听说我们去的前两天有个外国人就跳下去淹死了。

  其实漂着的时候,大家都没什么可做,就是静静地靠在轮胎上,闭上眼睛。法国妹妹说,自己一时间忘记是在什么地方了,真希望永远就这样漂下去,没有目的地。

  漂流结束的时候,正好夕阳西下。一路背着阳光扛着自己的轮胎走回旅行社。那天晚上,漂流五人团在酒吧里小聚了一下,互相留下了Eamil地址。第二天,他们四个都回万象,我继续向西到琅勃拉邦。

  • 让您放心出游
  • 深度品质线路任选
  • 玩转独家优质服务
  • 全网性价比最高
  • 旅游一站式服务
服务热线:028-86250660 咨询电话:028-86250880